樹木希林去世:这是她的最后一篇访谈录

来源:影视工业网   HOMEBOY调色培训-02      2018年9月18日 发布

1859c9e2a8d18a3d6356c5934e1795a2

“其实我们距离死亡并不遥远,也无需着急。放开一个一个的欲望,打开身体。如果人死后会成为宇宙的灰尘,至少要变成一颗美丽且发亮着飞舞的尘埃。”

——樹木希林

前天,《小偷家族》中饰演老奶奶的演员,樹木希林去世了。

樹木希林2003年因为视网膜剥离导致左眼失明,2005年又发现罹患乳癌,在拍摄《小偷家族》时癌症已经扩散很久,但她仍然坚持拍完了整部电影。

几乎在是枝裕和的所有影片中,都能够看到樹木希林的身影。从《步履不行》《比海更深》《如父如子》《海街日记》到《小偷家族》,她永远是那个温柔、慈爱,等着孩子们回家的“母亲”。

是枝裕和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如果不能邀请到樹木女士参与,那么《小偷家族》这个电影本身就无法成立”。这是枝裕导演和对樹木希林最高的评价。

在电影最后一幕,樹木希林饰演的奶奶,在海边遥望海滩上的孩子们,用唇语悄悄的说,“谢谢你们了!”

这是剧中她对孩子们的告别,也成了对观众的最后道别。

两个月前,日本著名的时尚艺术媒体平台TFP对樹木希林做了一次访谈,回顾了她在《小偷家族》中出演角色的感受,以及对演员生涯、个人生活的体悟。

这也是樹木希林离世前的最后一次正式访谈。

小编把这篇访谈录整理了出来,分享给大家。仅此纪念老奶奶樹木希林,以及她在银幕上为我们带来的感动。

以下为访谈全文:

仅仅用“精湛的演技”这个词是无法完全表达,树木希林在《小偷家族》中的完美表现的。她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即使只是登场了数分钟,也让大家目不转睛,大大提高了作品本身的含金量。

树木希林的吸引力到底来自于哪里呢?这次,通过她最新出演的作品《小偷家族》,我们来听一听她所理解的演绎、家人、和生活是什么。

背负着困难与命运的这样一位女性,是如何面戏中的角色以及戏外的生活。

F: 近年来,您出演的角色都是有点小癖好的老奶奶的形象,很深入人心,但是不经意间的动作和语言都充满了对孩子、孙子等家人的关心和爱,看着您的话心就会变得温暖起来。

樹:哎~!看起来很温柔吗?我竟然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如果通过画面看可能是那样子的,但是仔细体会的话,演戏和现实是没有关系吧(笑)。

F: 我觉得那是因为您真的很温柔(笑),不过这次饰演的初枝的角色感觉有点令人毛骨悚然。想一下是什么原因的话,可能就是因为把头发弄得长了一点,而且还去掉了假牙。这样让人感觉稍微有点阴森森的外表形象是你自己的想法吗?

樹:当然。不可能有对演员说,“你把假牙摘掉”的导演吧。这次演绎的角色吧,我是想在画面上给大家呈现出一张像这样的已经崩溃的人脸。如果能让大家看到的话,我甚至想“这部作品作为最后的作品也挺好的”。我也已经进入颐养天年的年龄了,也有这样的心情。

F: 不,不,还有很多人都想看您的演技呢。这一次,这部作品描绘了以轻犯罪谋生的家庭那种真正的羁绊深深地引人思考。在处理这么深刻的主题时,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场景,是一家人去海边。初枝坐在海边,从远处注视着在海里嬉闹的儿子一家人的温柔的眼神。虽然没有台词,但是是特别温暖的画面。在当时注视的时候您在想什么呢?

樹:那是开拍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剧本。所以,说实话我不知道要拍什么(笑)。当然,虽然知道作品的梗概,但是我不知道海边的那场戏是怎样连接的。

F: 动作和台词都没有决定的是吧。但是感觉像是在说什么似的。

樹:是的。那个是在说一些话,但是,没有出声。

F: 您虽然读了剧本,但没有决定出演角色。听说是在现场决定的,正是那场戏让您下的决定吗?

樹:那时候,大海以及在那里的一家人所有的场景都让我很有感触,我就听从了内心的安排。

F: 是枝导演说,您的演技就是故事的指针,从那时候开始就重新改写了剧本。可以说是那个场景您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樹:大家可能看到的是那个样子的,但其实和演员没有关系。是导演的能力。

F: 这次是和是枝导演合作的第六部作品了,一起工作的理由是什么呢?

樹:虽说是第6部作品了,但是其他的作品也就是顺手拍出来的事儿。一起工作是因为事务所就在附近(笑)。制作人说“企划书,我放在邮筒里了”,就这样,很草率吧!

F: 不不,我觉得这正是因为建立了深厚的相互信赖关系。是枝导演在现场是怎样的呢?

樹:是枝导演很安静,很温柔。不拍到满意为止绝不点头说OK。

F: 在现场有和导演聊过演技的话题吗?

樹:没有说过。只是在那个场景是什么感觉,就那样很真实的试着去演。

F: 看您的镜头,里面有很多动作都让人感觉这像是在即兴表演!所以,让看的人离不开视线。比如说有一场戏,是初枝一边吃饭一边剪指甲的场景印象很深,那场戏也是即兴的吗?

樹:不,那是在剧本里写的。即使指甲飞到一边,也没事儿。那种杂乱无章,满不在乎的感觉,通过画面可以感受的到吧?像这样剪了的指甲掉了也丝毫不奇怪的破乱的家。虽然可以抵御风雨,但是这样的贫寒的家,我想快点摆脱出来。

F: 那个眼看着就快要毁掉的平房,里面住着祖母初枝,父亲,母亲,她的妹妹,儿子互相依靠着的活着,故事是从把女孩带回家开始的。知道了她的遭遇,他们打算把她作为家族的一员来抚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倾注了全部的爱。看到那个样子让人深深地思考对于一个家族来说血缘关系到底是什么呢。

樹:啊啊,如果没有血缘关系的话,心情就很轻松了呀。因为什么时候都可以离开。

F: 从这点上说的话,虽然您和丈夫内田裕也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没有分开吧。

樹:因为是通过孩子让我们有了永久的联系。

F: 所以,不和内田分手吗?

樹:现在不管分不分开都好(笑)。

年轻时的树木希林与丈夫内田裕也

F: 以前,您在一个采访中对内田先生说,他是“因为带给我生活的难,所以值得感谢他的存在。”这是不是就是不分开的理由呢。

樹:当然,他是让我非常感谢的。我觉得对自己的人生来说有很麻烦的人,我需要自己去背负这样东西。无论是孩子还是父母,不需要他们去背负。因为有这样麻烦的人,所以自己也会变得成熟。如果觉得很麻烦的话,那就想“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没办法”就好啦。

F: 是敢于在审视别人中,让自己感觉到更有意义么?

樹:是的。自己改变所站的位置。这样一来人就会成长起来。当然一个人轻松快乐的生活也是人生哦。但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很难成长。不用背负也可以呀。无论何时都能从麻烦中逃脱出来

F: 不逃避麻烦的事,自己才会成长。这种在现实生活中的体验也会用在演技上吗?

樹:当然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演员必须要积极的好好的生活。

F: 所以,您饰演的角色中是有着这样的人性的情感存在的吗?

樹:因为生活在日常生活中嘛。如果平时就对助手或跟着我的人说“这个,拜托了”“那个,帮我拿过来”这样做的话,即使现场穿上戏服,如果演绎老板娘的角色,动作就会很不真实,就是这样。在家里打扫,洗衣服,如果不在家里做这些生活中理所应当要做的事情的话,根本演不好。那是很久以前,久世光彦先生说过的。

F: 对现实的追求,通过对外表的讲究可以感受的到。以前采访满岛光先生的时候,他说您说过“演员是由外表的8成决定的,所以请珍惜服装师和化妆师。”这对他很鼓励。

樹:那个啊,说的有点不一样,那不是我说的,是有一个叫莎拉・伯恩哈特的人说的。她说“装扮要占7成以上,才能塑造角色”。但是那需要的是一双可以正确选择的眼睛。肯定是因为这样的呀。因为服装师虽然会准备好很多衣服,但是最后决定就是这件衣服的是还是自己。如何选择难道不是与选择的那个人的本身息息相关的嘛。

F: 您有带着自己的衣服去参加过摄影吗?

樹:如果有适合那部作品的衣服的话。比如,在《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2018)这部电影中,让我扮演了熊谷守一的妻子角色,这是某个夏天的故事,所以服装只有一件。因为是画家的夫人,所以妇女穿的简单的夏服就可以了,如果穿了比较新潮的东西也会被说“有点不一样”。所以,我就想以前有人送我的衲的布正合适,就把布料裁剪之后做了连衣裙。从早上到晚上一直穿着。一整天都穿着的话,因为衣服吸汗,脱下的时候就很重。干了再穿,就那样反复,衣服就失去了弹性,变成了手工制作的刺绣的那种手感。在正式出演的时候穿的话,就会有汉黏在背后的感觉,有时也会感觉屁股的地方形状很奇怪。大家就会感觉这个妻子是一直穿着这件衣服的,这是从衣服上可以让大家感受到的东西。虽说用给准备好的衣服也可以演戏吧,但总感觉这样很浪费的感觉。既然我意识到了,就算花点时间去做也是值得的。到底是否能选择最合适的,最终还是要根据平时的穿衣习惯所决定的。

F: 您在上舞台讲话或者颁奖典礼上也会穿自己的衣服上台吧。

樹:是的。虽然现在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演员在上电视或者舞台的时候都会有造型师吧。看到那个,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经常穿着准备好的衣服,那些造型师真的有那么了解我们自己吗?至少,如果是想要做演员的话,一定要经常考虑自己是怎么想的,嗯,造型师觉得好的东西一般都是带着流行的色彩的。所以大家都会打扮成差不多的样子。那得多没有意思啊。感觉穿着那样的衣服的人很多成了一种现状。

F: 原来如此(笑)。平时在哪里买东西呢?

樹:我不买。这几十年没买过东西啦。如果有不穿的衣服,就把衣料拆了,裁裁剪剪的穿。本木先生(亲戚儿子)的西装也是用布接的肩然后接着穿的。内衣也是这样的。如果有人有剩下的吧我就要啦。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因为想要什么东西而去买了。也有穿的用的,如果不合适自己了的话,就把它改成自己合适的。因为这样我感觉到可以创造出自己的感觉。说起来,我还从莉莉·弗兰奇先生那里得到过衣服呢。我说“那个,挺好的,给我吧”然后他就给我了(笑)。他说‘你是要穿着它登台讲话吗?笑

F: 实际上在日后举行的发布会的舞台致辞中,就穿着从莉莉·弗兰奇那里得到的衣服,重新搭配登场的。

树木 希林(日语:きき きりん,英语:KiKi KiRin,1943年1月15日-2018年9月16日),本名为内田 启子(うちだ けいこ),本姓为中谷,后又更名为悠木 千帆(ゆうき ちほ、初代)。出生于日本东京,日本女演员,1973年嫁给歌手内田裕也,代表作有《恶人》(李相日执导)、《步履不停》、《比海更深》等,多次获得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

2018年9月15日,树木希林去世,享年75岁。

拍片保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了解更多影视保险服务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