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工业升级不破不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奇幻电影?

来源:艺恩网

“要提高国内的整体工业水平,就一定要这么做。”

十年前陈嘉上执导的《画皮》上映,让“东方新魔幻”的概念首次出现,建立了独属于华语电影一个新类型,同时革新并改变了电影行业的制作模式及观念,也提高了中国电影工业的水平和从业者的意识。

四年后《画皮2》上映,用更加极致的视觉语言和独树一帜的美学风格再次强化了“东方新魔幻”的概念,超过7亿的票房也肯定了影片在工业上所取得的成绩,以及对未来华语电影前瞻性的开拓与探索。

这两部影片和即将在下个月上映的奇幻片《阿修罗》都出自杨真鉴之手,且《阿修罗》是他在《画皮2》时隔六年之后带来的作品。

耗资7.5亿的本片,从筹备之初就受到了外界极大的关注,同时也伴随着各种争议和质疑。在还有一个月就将上映的时候,作为制片人的杨真鉴接受了艺恩网的采访,对《阿修罗》筹备和拍摄的艰难过程,以及中国电影产业的现状进行了分享和分析。

7.5亿成本和六年时间的筹备

杨真鉴住在一个小的四合院里,古典气质的小院充满着浓郁的艺术氛围,坐落在静谧的公园角落,与周围环境相比略显别具一格的建筑,正好与杨真鉴这六年“不问世事”地打磨《阿修罗》这部影片一样,孑然又执拗。

上个月在深圳举行的首届奇幻影视博览会,由艺恩评选的“2018十大最受关注奇幻IP”中《阿修罗》就成功入围,不过杨真鉴却因为在美国做影片后期而没有到场领奖,此番见到杨真鉴,依旧能感受到他的疲惫。

“16个月啊,整整16个月”,杨真鉴不断在感慨耗费16个月后期 《阿修罗》的艰难和不易,甚至到现在,还在为后期紧张忙碌着。

“中国的奇幻电影若干年来都是伤害观众的,既没有能力,从业者也并不真诚去对待制作的电影。观众对奇幻电影又充满着庞大的构建能力和想象,理论上奇幻电影要超越观众的想象才行,不过现在的奇幻电影却差很多。这还不像现实主义电影,这种完全凭借艺术能力构建起来的电影,如果很low,观众确实会很失望。”

杨真鉴希望用自己对奇幻电影或者说特效电影的责任感和事业进取心,改变中国奇幻电影的现状,也正规化奇幻电影从业者的心态和观念,毕竟两部《画皮》由他一手打造,杨真鉴是有这个能力的。因此前后花六年时间准备,16个月拍摄《阿修罗》,对于杨真鉴来说是非常必要也是需要如此的。

而对于外界最关心的7.5亿投资(此前媒体报道成本是6亿),杨真鉴认为“这只是好莱坞同类型电影入门级别的投资成本”,而他很肯定的是“《阿修罗》最终的成片效果,是好莱坞用我们这个成本拍不出来的。”

在他看来,一部好莱坞奇幻、科幻或特效电影,往往会花费6000到8000万美元,甚至1亿美元在特效制作上,而这却是许多国产大片全部的投资,而像国内许多影片还会找一些大导执导,明星出演,除去这部分人的报酬,剩下留给影片制作的预算没有多少了。

“7.5亿在许多人看来不可思议,还有人会觉得中国人配吗?”杨真鉴也感慨目前国内的舆论环境充满着对“中国电影的不自信”,中国元素和中国文化出现在好莱坞范本的顶级制作里,国人一定都会充满错愕和不适应,“但要提高国内的整体工业水平,就一定要这么做。”

杨真鉴透露《阿修罗》的特效制作完全是按照好莱坞的标准去完成的,比如许多场景和桥段,都会先做成一版CG动画,包括人物形象、角色行为和表情等等,再给到实景拍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作为样本去拍,目前国内基本没有影片做过类似的所谓CG小样,而这部分的花费对于成片来说,是毫无用处的,也就是做CG动画的钱是“白花的”。

杨真鉴还选择了一些幕后拍摄花絮来展示《阿修罗》的拍摄过程,能够看到影片还用了一些好莱坞影片都不会用到的拍摄方式,比如在一个山谷里的群戏,好莱坞影片一般都会在棚里搭绿幕完成,但杨真鉴却选择了让演员实景拍摄,如此“高危险”的拍摄方式,对演员和工作人员充满挑战的情况下,对成片的呈现也是利好的。

还有《阿修罗》的拍摄还请来了世界上许多的跑酷达人,去完成一些高难度的拍摄,像山间的盘旋和爬行,及一些追逐戏。花絮展现的部分非常震撼,相信成片的效果也会非常惊艳。

《阿修罗》6年磨一剑

《阿修罗》的首次亮相是在两年前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当时就对外宣布影片会打造成“三部曲”,且第一部在2018年暑期上映。

杨真鉴并没有食言,影片经过16个月的拍摄,即将在7月13日全国上映,对于总会跳档的国产大片而言,两年前定档后能如期公映,也体现着出品方对市场和观众的责任心。

“中国有电影产业这16年来,每年30%到36%的增长率是全世界罕见的,在如此规模巨大的市场下,从业者就有两种策略,一个是抢快钱,另一个是红海战略,也是你敢不敢为五年后拍一部电影。我13年开始筹备《阿修罗》,我选择了为五年后拍一部电影,如果当时只是为了赚钱,我一定会马上去拍《画皮3》的,毕竟已经有市场知名度了。”

杨真鉴回答了太多人曾经问到过他的这个问题,其实在两部异常成功的魔幻电影之后选择停下来,改拍另一个系列,且难度更大的系列,对一般的电影人来说,都是不容易的。

“在拍完《画皮2》,我预想中的《画皮3》的故事,用当时中国电影产业的能力是拍不出来的,也实现不出非常好的效果,拍第二部也是让我看到了产业的缺陷和不足,以及落后,需要去升级,也是想以电影人的身份为中国电影做出点贡献。”

▲杨真鉴和《阿修罗》导演张鹏(右)

杨真鉴认为拍摄《阿修罗》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对中国电影而言是一个必经之路和必要的摸索与试错,他觉得既然已经有如此庞大的电影市场,也应当有相当体量和能力的产业去匹配,而六年时间筹备,两年时间拍摄,《阿修罗》是完成了他的预期和希望的。

“13年在筹备《阿修罗》的时候,就推测五年之后的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的总票房将会超越北美,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当初想为五年之后拍一部电影也是因为此。尽管现在还没有实现超越,但目前的发展速度,2018年就有可能达到这个水平,所以《阿修罗》能在这样的2018年上映,我觉得是一种荣耀。”

好莱坞式的中文电影在北美的市场空间有限

根据艺恩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到了558.2亿(包含服务费),按照目前票房的增长幅度,2018年的全国总票房也一定会达到100亿美元的量级。

▲根据影片受众分析,吴磊对女性观众的吸引力非常高(图片来自:艺恩数据)

杨真鉴非常清楚在市场容量如此巨大,环境非常利好的形势下,对电影工业的提升的必要性,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对电影从业者的专业能力和素质进行强化和提高。

“毕竟目前市场观影的主要人群是95后,是看美国大片长大的群体,是成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群体,他们的思想非常活跃,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一个群体。”杨真鉴同时也认识到目前市场观影主力军的年轻人所具有的特点和习惯,言下之意即使无论制作那一类型电影,都不能没有诚意的敷衍了事,更不能出现粗制滥造,“像《阿修罗》中所有的特效场景都会有初级特效和专业特效公司的最终特效,许多电影公司为了省钱也许到初级特效就止步了,因此观众看到太多五毛特效就是这一种”。

杨真鉴作为电影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从他对中国电影和电影市场分析的角度与言论就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并没有作为电影创作者而一味夸赞《阿修罗》,只是通过影片拍摄的幕前幕后,客观地在讲述一部能够媲美好莱坞特效电影的东方新魔幻影片应当如何去拍。

尽管《阿修罗》的特效水平已经能与好莱坞同成本的影片相较高下,但杨真鉴却对影片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不抱乐观态度,“过去的中国电影,只要不是英文对白,都没有全世界大规模发行的案例,都是几个华人组成一个公司,把影片拉到北美去‘遛一遛’,目前的中国电影都是这个状态。对西方国家的观众,消费习惯决定了不可能像中国观众一样看配音电影,就算是有英文字幕,观众也往往不会接受,因为在观众心中,你的电影不如他们,自然就不会看第三世界的影片。”

在杨真鉴看来,一部外语电影能够做到全世界大规模的发行,只有得到好莱坞顶级六大公司的发行支持,才可以做到。大部分国产电影的总制作成本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所以不可能实现。

对于解决办法,杨真鉴也给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只有提高技术能力,能够有于好莱坞影片同量级水平的电影”,若是达到这个水平,有全球发行能力和资源的大片厂就会主动寻求合作,在开拍前签署发行协议,实现真正意义的全球发行。“如果《阿修罗》比较成功,第二部自然就会引发世界电影人的关注,都时候我也许会考虑尝试这样全球发行的方式。”

演员高片酬不应用行政手段约束

与杨真鉴合作前两部《画皮》的宁夏电影集团,依然继续与他自己刚成立的真鉴影业合作出品了这部《阿修罗》,谈到这个远在西部的国营电影企业,杨真鉴还是非常感慨“它是中国最小的国营电影企业,也应该说是最穷的,身处大西北却心怀世界。没有非常好的条件去拍摄电影,但拍出的两部电影很长时间都是国营电影公司的票房冠军。做电影就一定要有梦想,宁夏电影集团的杨洪涛先生,就是一个非常有电影信仰的人,他能够脱口而出几十年前某部电影的台词,这是真正对电影挚爱的体现。只有热爱电影,才会克服一切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困难。”

▲首届奇幻影视博览会上,《阿修罗》获得“2018十大最受关注奇幻IP”

宁夏电影集团和真鉴影业之外,杨真鉴透露影片还有20多家公司参与这部影片的投资,这在目前电影市场上很常见,资本进入电影行业后,显示出了对产业的引导力和话语权,给产业提供足够多支持和给从业者足够完备的平台发展时,也产生了诸多不和谐的因素。

“中国电影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进不来,这些年倒是进来了,不过是瞎进入,是在搅乱市场,非常不规范。”杨真鉴对现在资本进驻电影产业后的发展轨迹和速度并不满意,“不要指望金融家懂电影。”

这里所谓的金融家实际上就是电影的投资方,在杨真鉴看来,这部分人不会管戏剧的好与坏,他们只会根据剧本来分析判断影片在商业上的成败可能,“这时候就需要电影人能把自己的才华转化成工业级别的储备,按照各行各业的算法原则进行计算,作为电影行业的公共知识,然后给那些不懂电影的金融人提供参考意见或辅助,再从他们金融的角度去分析电影的赢面。”

杨真鉴在给出电影人与资本家正确的合作方式和沟通模式的同时,也谈到了近期比较火热的“明星高片酬”的话题,“因为现在没有演员,只有娱乐明星,用行政手段去约束,只会在背后越给越多。只要市场到了一定程度,比如电影产业已经到了几千亿的水平时,所有的人在资金的支持下会开展国际性的合作,国际性的培训,国际性的编剧人才培养等等,就像韩国一样,每年都出明星,大明星也两三年就退了,这就构成了市场本身的繁荣和竞争,一旦竞争价格就下来了。”

《阿修罗》在营销宣传上的重心就没有放在演员身上,尽管影片主演有刘嘉玲和梁家辉这样享誉全亚洲的影帝影后,以及目前在内地人气非常高的吴磊,杨真鉴是希望《阿修罗》这部电影能完全回归到电影本体上,将影片宣传的重点和观众关注的焦点都聚集在电影的特效和故事中,让电影展现最原始的光影艺术魅力。

杨真鉴的住所的客厅里摆满了《画皮》和《阿修罗》的书刊、物料等一些列相关的物品,低调地躺在书橱上,就和杨真鉴自己一样,没有豪言壮语、没有信誓旦旦,但却凭借对电影的热爱和作为电影人的责任感,花费六年时间,去拍摄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阿修罗》。

编辑:mary

拍片保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了解更多影视保险服务

展开